免费网络烧香拜佛
注册 | 登录 | 我的功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净空法师 印光法师 宣化上人 海涛法师 圣严法师 慧律法师 明证法师 素全法师 观音灵签
开愿法师 佛电视台 了幻法师 圣一法师 大安法师 如本法师 星云法师 果戒法师 学诚法师
我要烧香 我要念佛 我要诵经 我要礼佛 我要抄经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法物流通 经书助印 善款账户 功德记录
会员中心
会员名:
密 码:
验证码: code
佛教讲堂
印光大师:忏悔是改过迁善,否则,
烧香拜佛时 该说些什么?
圣一法师:佛说布施果报不同的因缘
圣严法师:学佛先要孝养父母然后再
果戒法师:现在学佛的人,迷信的人
明证法师:怎样求财才能满愿
星云大师:五种力量控制命运 关键还
明证法师:佛法的基础知识
海涛法师:一切世间的善法都是佛法
外地弟子能皈依明证法师吗?
何谓“佛教的七珍八宝”
星云大师:佛经将宇宙众生的死亡分
为什么你的语言讲出来 别人不听?
星云法师:世界上有一种生意永不亏
明证法师自述生病时修念佛功夫的感
大安法师:恶趣实与名极乐悉皆无
慧律法师:临终助念的相关知识
了幻法师:婚姻不幸福有办法改变吗
素全法师:灵山不惟风光秀,心海慈
开愿法师:孩子不听话,我现在精进
禅宗与牛的因缘

 

禅宗与牛的因缘

 

众生的身心好比一驾牛车(资料图)

文:善缘

在佛教中,牛是十分高贵的动物,具足威仪与德行。《胜鬘经》中赞叹佛的伟大,就比喻佛为“牛中之王”。《无量寿经》中赞佛、菩萨:“譬如牛王,形色无有胜者。”而在《妙法莲华经·譬喻品》里,有羊车、鹿车、牛车之喻。其中羊、鹿二车喻为小乘的声闻、缘觉,而牛车用来象征境界较高的菩萨,即以牛车借喻成佛之道和众生的佛性。并且还以露地大白牛比喻修行上的最高境界。《阿含经》里以十二种牧牛的方法,譬喻十二个调和心身的修行要领。在《佛遗教经》里讲得更具体,“譬如牧牛,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这意思即是说:修行人御心要像牧牛一样,时时不忘制心、息妄。由此可见佛教与牛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而在佛教宗派之一的禅宗中,牛与佛法更是具有殊胜的因缘和意义。如著名的“十牛图”,各图都以牛为喻,用以比喻众生的心。如宋代的廓庵师远和普明禅师都画图作诗来对此进行说明,廓庵为“十牛图颂”,普明禅师为“牧牛图颂”。廓庵师远的“十牛图颂”分寻牛、见迹、见牛、得牛、牧牛、骑牛归家、忘牛存人、人牛俱忘、返本还源、人尘垂手十个阶段,体现大乘行者顿悟修道之后悲智双运的出世人世精神。普明禅师的“牧牛图颂”,分未牧、初调、受制、回首、驯服、无碍、任运、相忘、独照、双泯十个阶段,带有北禅神秀浓烈的“渐修”特色。这牛是禅师们清净自性当中的心性之比喻了。

历代的禅宗大德们,诸如南岳怀让、马祖道一、百丈怀海、南泉普愿、沩山灵佑等禅师,都很喜欢用以“牛”来见机说法,接引学人。

马祖道一在掷钵峰下筑茅庵修持佛法,按传统禅定方法修坐禅。南岳怀让问之:“坐禅图何?”答曰“作佛。”怀让拿砖在庵前石上磨,道一间:“磨砖作何?”答曰:“作镜。”道一笑:“磨砖怎能成镜?”怀让反诘:“坐禅怎能成佛?”怀让又启发说:“如果有条牛在拉车,你该打牛还是打车?”道一闻之,顿时开悟,便向怀让执弟子礼。

众生的身心好比一驾牛车。人的心是拉车的牛,身是牛拉的车。人的一切语默动静、善恶业行,都是由于心的驱使。而“和尚坐禅,为学作佛。若只为学禅,禅并非为坐卧。若学作佛,佛非定相。于无住法,不应取舍。和尚学佛,就是杀佛。”这段话即所谓”心即是佛,心外无佛”的见解。因为心是一大总相法门,是工画师,是五阴主人,使他流浪生死的是这只“牛”,就路还家的也是这只“牛”,行车必须打牛。道一了悟:佛不是坐相、站相、卧相,清净本心远离一切言说名相,就路还家必须用心的智慧斩断一切妄想执着。

马祖道一后于江西创宗立派,成为一代禅宗巨匠。而他在接引弟子慧藏时即是以牧牛为借喻的。

有一天,慧藏在厨房里做事。马祖进来问:“你在干什么??慧藏答:“牧牛。”马祖又问:“怎么牧?”慧藏答:“一回入草去,蓦鼻拽将来!”马祖赞许慧藏说:“你真会牧牛!”

慧藏牧牛为何“一回入草去,蓦鼻拽将来?”牧牛即是让牛吃草,为何不让牛吃草呢?这里的草象征见取。禅宗心外一切不受,修行如果不离见取,便会“贪看天边月,失落手中珠”。牧牛就是保持心态的调和、安详,如果看到什么就起心分别,不离见取,安详便会降低,乃至无有安详。

药山惟俨未开悟之前,在湖南衡山学律宗,严守清规戒律。有一天,他自叹道:“大丈夫应当离法自净,谁能作琐屑的细行于日常之中?”随后前往石头希迁禅师处参拜,并说:“小乘声闻、中乘缘觉、大乘菩萨(或佛)这三乘,以及契经、应颂、讽颂、因缘、本事、本生,未曾有、譬喻、论义、自说、方广、授记等十二分教(即十二部经),这些我都知道大略,但听说南方有‘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教大法。对此,我实在是不明白,乞望师父慈悲为怀,为我指点迷津。”

石头希迁间道:“如何不行,不如何也不行,如何不如何都不行。你怎么理解?”药山惟俨愣然不知所措。石头希迁说:“你的因缘不在这里,到江西马祖道一大师那里去吧!”

药山惟俨来到江西马祖道一禅师处,先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然后把他在石头希迁禅师处的对话告诉了马祖道一禅师。

马祖道一间道:“我有时教他扬眉瞬目,有时不教他扬眉瞬目,有时扬眉瞬目者是,有时扬眉瞬目者不是。你对此有何体会?”药山惟俨于言下顿悟,随即礼拜致谢。马祖道一又问:“你礼拜致谢,想必是你已悟出了什么道理?”

药山惟俨回答说:“我在石头希迁禅师处,如蚊子叮铁牛。”马祖道一说:“你既是如此,那就好好地爱护和保持吧。”

石头希迁的禅机对答,抽离事象,肯定也不是,否定也不是,肯定否定都不是,意思是非有也非无。药山惟俨如蚊子叮铁牛——锥不进之说,也就是指不开悟。马祖道一的禅机对答,肯定这事是,肯定这事不是,肯定也是,否定也是,即有即无。其实无所谓对错

在《景德传灯录》中记载,大安禅师曾参问百丈怀海:“修行佛法者应如何求佛做佛呢?”百丈回答:“学佛者执著于求佛仿佛,就像骑牛觅牛。”大安又问:“如果认识到这种情形又会怎样?”百丈说:“就像骑牛回家。”大安又问:“如何保证呢?”百丈百丈禅师即以《佛遗教经》上所说示之:譬如牧牛,执杖视之,不令犯人苗稼。

所谓不犯人苗稼,即是离见取,不要向外去求玄觅奥,不停地朝心海里装些废知识。牧牛,其实就是调伏自己的心。不起妄想,不生见取,如此便领会了修行法要,不再向外驰求。后来,大安禅师帮助他师兄沩山灵佑一同开山建立道场。一日他上堂开示云:“我大安在沩山三十年,吃沩山饭,屙沩山屎,不学沩山禅,只看一头水牯牛:它要是不听话,随便落路人草、我就牵紧鼻绳把它给拉回来;它若是侵犯别人苗稼,我就用鞭子打它。这样的训练、调御久了以后,这条牛变得十分乖巧,让人怜爱,而今,已变成一条露地白牛了!”

大安禅师的牧牛,就是在说明他的调心过程。心调和好了,人才能够安详现前。但是,如果安详虽然现前,却不知珍惜,不好好守护,它就会溜走。所以要手牵牛绳,在未驯服之前,绝不放松。如此久而久之,牛和人合而为一,心与境合而为一,不再分出你我,那就是修行的最高境界了。

禅师们悟道以后,人虽在世俗,其实心早就超然物外,像南泉普愿禅师,在大慧祖师处开悟以后,他以牧牛为生,以采樵为业。并且也在修行上以“牧牛”而修行圆满。

有一天,他上堂说法道:王老师(南泉)从小就养了一条水牯牛,想到河的东边去放牧,恐怕会侵犯国王的水萆,往河的西边去放牧吧!也恐怕冒犯了国王的水草,不如随分纳些些(随便放一放),总不见得有什么错误吧!

南泉禅师说的这个“小牯牛”,指的是明心见性,自己的心性本体。这个心性本体是不动不摇、不生不灭的、无去无来的,是常、乐、我、净的,没有生老病死,也没有凡俗取舍。而牧牛,东边牧、西边牧,为什么都会侵犯国王的水草呢?这即是说:修行人一起边见就背离中道。佛法是不二法门,所有边见,一概不取,当下只是“了了见,无一物,亦无人,亦无佛”。所谓“随分纳些些”,即随缘不变,敦伦尽分;也就是素位而行,本分做人。

南泉住世时,还常常把自己比做一头水牯牛,以此来勘验学徒们的悟境。某天,南泉从浴室前经过,恰好看见浴头正在烧水,就问道:“你在干什么?”浴头回道:“烧水啊,准备洗浴所需。”南泉正色道:“记住,以后要叫做水牯牛浴。”浴头点头称是:至夜间,浴头来到方丈内,请南泉禅师前去洗浴,南泉劈头便问:“做什么?”浴头依照南泉的吩咐,回道:“请水牯牛前去洗浴!”南泉突然问道:“带缰绳来了吗?”浴头大出意外,茫然无对。正在这时,从谂前来给师父问安,南泉把这件事列举给他,亦想勘验一下他的悟境。从谂听后,随即道:“某甲有话要说。”南泉便间:“带缰绳来了吗?”从谂走到南泉面前,突然伸出手去,捏住师父的鼻子便拽。南泉笑道:“对是对了,不过有点太粗鲁了!”

佛教认为是法平等,没有高下贵贱之分,任何生命与佛在本质上都是绝对如一的,自性上没有凡圣之分。浴头只知学舌,其实完全不明白南泉的真实本意,所以不免碰壁。

嗣承百丈禅师的沩山灵佑禅师,将要示寂时,有学僧间道:“老师如果百年之后,会到什么地方去呢?”沩山禅师道:“到山下人家去做一头水牯牛。”学僧道:“那我能跟老师一起去吗?”沩山禅师:“你若跟我去,别忘了带一把草。”

沩山灵佑禅师,不求证涅盘,不求生佛国,但愿百年之后,在山下寻常百姓家,做一头水牯牛。自古禅师皆不求作佛,但求开悟,实是禅者伟大之处。有其师必有其徒,有一学僧也要跟去做水牯牛,沩山禅师还叫他别忘记带一把草,意谓要独立生存,此点使人生起“稽首沩山水牯牛,一把青草万事辉。”

禅宗还用“露地白牛”,来喻指证悟究竟,体达清净自在的悟境。“露地”指门外的空地,比喻平安无事的场所。白牛,意指清净之牛。《法华经·譬喻品》中。以白牛譬喻一乘教法,从而指无丝毫烦恼污染之清净境地为露地白牛。

北禅智贤禅师曾经开示大众:“年穷岁暮,无可与诸人分岁,且烹一头露地白牛,炊黍米饭,煮野菜羹,向榾柮火唱村田乐。何故?免见倚它门户傍它墙,刚被时人唤作郎。”这里的露地白牛比喻清净法身,而“烹露地白牛,炊黍米饭,煮野菜羹”等意谓将所有的境界打破、人法双泯,以免落入境中。

在禅宗中,还有“泥牛人海”之譬喻——比喻绝去踪迹、断了消息,就是一去不返之意。“泥牛”一词比喻心中思虑分别之作用。以泥牛入于大海之中即全然溶化,完全失其形状,所以也用来比喻观察的主体(我)及观察的对象(万法),两者相互交融,无有分别。

这一典语原是禅僧机锋语,出自江西之洞山禅林:一日,洞山禅师与密师伯行脚,偶然经过龙山脚下,见溪水中漂来一片菜叶,洞山禅师道:“深山无人,因何有菜随流,莫有道人居否?”于是便一起拨草溪行,走了六七里,忽然看见一位老和尚(龙山和尚),形羸貌异,便放下行李问讯。

龙山和尚道:“此山无路,阁黎从何处来?”洞山禅师道:“无路且置,和尚从何而人?”龙山和尚道:“我不从云水来。”洞山禅师道:“和尚住此山多少时邪?”龙山和尚道:“春秋不涉。”洞山禅师便间:“和尚先住,此山先住?”龙山和尚道:“不知。”洞山禅师又问:“为甚么不知?”龙山和尚道:“我不从人天来。”洞山禅师道:“和尚得何道理,便住此山?”龙山和尚道:“我见两个泥牛斗人海,直至于今绝消息。”洞山禅师一听,始具威仪礼拜。

洞山禅师走后,龙山和尚于是述偈曰:“三间茅屋从来住,一道神光万境闲。莫把是非来辨我,浮生穿凿不相关。”说完,便放火将庵烧掉了,然后搬进深山里,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后人皆称他为隐山和尚。

从以上的这些生动有趣而又富有禅理的禅宗公案中,我们可以看到牛在禅宗中具有着不一般的意义,它不光是禅师们借以譬喻的一种载体,还从本质上说明物命平等,如果从牛而悟,也就是从自心而悟,因为真正的佛法,不在外,而在内。学佛的人,必然要有一颗真如直心,才是与佛有缘,才能找寻到自己的自性天真佛。如果有缘众生,能端正自己的心念,开掘自性般若,时时观照自己的心性止恶修善。即能开佛的知见,就是佛出世间,这即是大乘佛法。

留言板 | 佛历 | 全部文章 | 免责声明
佛法研究网 | 护持佛法研究网 | 随喜助印经书免费结缘 | 放生的殊胜功德 | 长江放生小组 | 印经造像功德 |
联系人:广辉居士 九华山烧香网2724170660
Copyright©2003- 佛法研究网念佛堂 All Rights Reserved Gzip disabled
网站建设:佛法研究网 Processed in 21.10(ms) 2 queries 皖ICP备13019273号-7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